快枪手视频下载

“噗……..”伊云菲笑出声来:“外婆,可真幽默。”

“那不是咋地?”

邵美云叹着气说:“看她说的那些话,这哪里是哥的老婆说的话,这分明就是智慧大师啊,谁有她的心胸宽广?这简直就是海纳百川啊?”

“外婆,嫂子其实…….这种事情,她估计也不好说哥什么,毕竟哥之前跟顾瑾瑜爱得那么深,而且还订了婚,就等步入婚姻的殿堂了。”伊云菲小心翼翼的说。

“得,说一堆话,其实合起来就是一句话,嫂子不爱哥!”

邵美云重重的叹息一声道:“也不知道哥怎么回事,费尽心力的要娶嫂子,他难道不知道嫂子不爱他吗?”

“这个,哥的心思没有人猜得到。”

伊云菲摇摇头说:“估计只有哥自己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。”

“行了,别说嫂子了,赶紧帮我看看这份采购单。”

邵美云对伊云菲说:“看来我得查一下之前的那些账目了,这太可怕了,嫂子…….不愧是学霸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伊云菲看完也感叹着说:“这采购单做得非常隐蔽,如果不是细心的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东西的重复,而且后面重复的大多在第一页,六页纸,两百多栏呢,很多人只是拿计算机算一下就行了,完全不会注意到重复。”

“是啊,尤其是那个酒店成套的餐具和后面分列的餐具,一般人根本不会去想到,估计我自己看,稍微不认真,也就晃眼过去了呢。”

粉嫩杨伊湄展露迷人身姿

邵美云深吸了口气说:“易家需要的正是这样的人,所以,这一次,安瑾年这孙媳妇我认了,我不允许云深再做别的选择了。”

“外婆,安瑾年可是鲜照门的女主角,丑闻缠身。”伊云菲忍不住‘提醒’着邵美云。

“拉倒吧,还鲜照门的女主角呢?”

邵美云冷哼一声道:“鲜照门的女主角懂得什么叫责人先责己,恕己先恕人吗?”

“这个,道理一般读过书的人也都懂一些。”

伊云菲又故意说:“何况,鲜照门的女主被人说成是为了金钱死不要脸。”

“对啊。”邵美云说:“安瑾年如果想要钱,她完全可以把这些问题指出来告诉廖主管,然后让廖主管给她分钱,这样赚钱不是更快?”

“…….”伊云菲默,老太太果然是火眼金睛。

“云菲,觉得安瑾年像鲜照门的女主角吗?”易老夫人邵美云问自己的外孙女。

“外婆,我刚从国外回来,也没怎么关注鲜照门。”

伊云菲淡淡的说:“但哥说安瑾年就是鲜照门的女主角。”

“嗯,那臭小子,我还不知道他,他是觉得自己抛弃了顾瑾瑜不好意思,于是就想着补偿顾瑾瑜,故意不让安瑾年澄清鲜照门女主角一事,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。”

“外婆,那…….”伊云菲刚要说话,然后廖主管急急忙忙的走进了,当看到老夫人在肯时,当即怔了下。

“老夫人,您这么快回来了?”廖主管走过来,即刻恭敬的给老夫人打招呼。

“嗯,昨天比赛完了,今儿天没什么事我就早点回来了。”

邵美云用手指着茶几上的采购单和安瑾年做的笔记道:“廖主管,少夫人第一次处理这些事情,她说这些地方她搞不懂,问我,然后我年龄大了也糊涂,现在跟我说说这些地方是怎么回事?”

廖主管拿起茶几上的采购单和安瑾年的记录本看了一眼,当即心里咯噔了下,他已经做得如此隐蔽了,那个初出茅庐的,大学都没念完的安瑾年,居然——全部给看出来了。

云天集团,下午六,易云深因为晚上要加班所以下班没回去。

蔡晓芸给易云深订的是附近五星级酒店的商务套餐,但他只吃了两口就没胃口了。

昨晚顾瑾瑜陪他参加慈善晚会一事愈加的发酵,网上已经一边倒的在骂顾瑾瑜了,说她太不要脸了。

甚至,还有人开始怀疑,鲜照门的女主角,会不会不是安瑾年?

当然,除了骂顾瑾瑜的,更多的是骂他易云深的,说他简直就是畜生,居然想节目通吃。

易云深抬手揉着额头,这些个事情他已经让公关部去压了,但因为已经扩散了,删帖已经不管用,最主要的是,他压根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。

公关部的人上午还跟他说,其实一切根源在安瑾年那,如果她不发微博说自己在云顶山庄数星星,就什么事儿都没有。

当然,如果安瑾年现在再发一条微博,说昨晚数星星是开玩笑的,其实昨晚就是她陪易云深参加慈善晚会的,那事情估计也会有转机。

可安瑾年昨晚在云顶山庄数星星的微博已经发了,而他也没有权利要求安瑾年发数星星的微博是开玩笑的这样的微博。

笃笃笃的敲门声把他从沉思中惊醒,抬头,看到陈北走了进来。

“总裁,怎么还没吃饭?”陈北看着茶几上的饭菜问。

“没胃口。”易云深烦躁的道:“说吧,又有什么事?”

“刚接到电话,顾小姐被人打伤了,现在市医院住院。”陈北看着易云深说。

“打伤?”易云深吃惊的看向陈北:“谁会去打她?”

“听说是一群三四岁的女人,说那几个女人自称是专业打小三的团体。”

陈北看着易云深道:“顾夫人打了电话给我,说顾小姐被打得很惨,两边脸颊红肿,被人按在地上踹,然后又把她推到街上撞到了路灯柱子上,撞成了脑震荡,额头也起了一个大包。”

陈北说话间,把顾夫人罗云雪发给他的照片递给易云深看。

照片上的顾瑾瑜看上去的确很惨,脸上手臂上额头上都是伤,整个脸红肿着,看上去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“顾夫人什么意思?”易云深皱着眉头看向陈北。

“顾夫人的意思是希望少夫人重新发一条微博,就说昨晚她陪参加的慈善晚会,这样和顾小姐都不会被人骂了。”

“哼,她倒是想得听美的。”

易云深冷哼一声道:“告诉她,我不怕被人骂,她还想继续被人骂,被人打,那就继续昨晚作死的节奏。”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