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福宝

战火纷飞让很多地方没有春景,但战火并不能阻止四季时令的步伐。

没有征战的地方,尤其是温暖的剑南道,满目浓翠百花齐放,街上行走的人们衣衫轻薄,手中摇着扇子,已然初夏。

连小君在挑选出门的衣衫,男仆们将一件件衣衫展开举着,婢女们如花蝴蝶穿梭其中,不断的发出询问“连公子,这件怎么样?”

连小君坐着一边吃早饭一边端详一边摇头“不好”“太素了”“太艳了”“花色太繁杂”“纹饰太粗糙”……

另一个连公子坐在一旁撇嘴:“你挑的还挺认真。”

连小君道:“外边战火连天的,我们能活着就是很大的幸运,要尊重这种幸运,吃穿住行既然有这个能力就要认真一点。”

男仆女婢纷纷赞叹“连公子说的太对了”“连公子说的真好”“我不该天天担惊受,我应该开开心心,才不负当下”“听连公子一言胜读十年书”此起彼伏。

另一个连公子的声音好容易从中挣扎出来,气呼呼的道:“你人美,又聪慧,我的意思是,你就是披个麻袋出门,也如天仙,不用挑拣。”

连小君终于选定了一件站起来,男仆女婢争先恐后的来给他穿戴。

“正因为我美若天仙。”他对连小蔷一笑,“才更要挑拣,不能辱没了这美若天仙。”

连小蔷翻个白眼:“以前也没觉得跟你没话说啊。”

连小君笑道:“以前我们可说的话很少嘛。”

樱花飘舞女孩柔若清纯美图

困在那一方天地,也没什么可说的,今非昔比啦,连小蔷撇嘴,看着外边:“又有可说的话了。”

一个青布衣衫温润的男子走进来,看到他进来婢女男仆们忙都退了出去。

“最新的消息确认了。”未了道,“李三老爷被韩旭在山南道关进了牢狱。”

连小蔷幸灾乐祸的笑了:“关进牢狱了?李明玉没有管吗?那可是他的亲三叔呢。”

未了道:“韩旭给李明玉写信,说李三老爷干涉兵马要务,破坏战机,李三老爷是李明玉的长辈,并非官员,所以要问责李明玉,李明玉给韩旭回了信,承认是自己的错,愿听从韩旭的责罚。”

连小蔷打量未了好奇问:“你连韩旭说什么,李明玉说什么,都知道了?你在他们跟前看着吗?”

未了谦逊道:“我哪能近韩大人和李都督的身,都是人托人问来的。”

说起来很简单,听起来总让人心底发毛,连小蔷不想看这个面容温润的太监,叉腰道:“真是个小孩子三言两语被韩旭吓到了,现在他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,麟州的安危系与一身,皇帝怎么会听韩旭的?。”

未了道:“因为李三老爷质问韩旭私调兵马给楚国夫人,现在最新消息,楚国夫人打下了京城。”

京城对于皇帝对于大夏意味着什么,人人都清楚,打下京城是天大的功劳,为这件功劳做的任何事都是无可指责,参与这件功劳的人都是皇帝的大功臣。

李三老爷敢质问韩旭,就是质问打京城这件事,他是何居心?是不是要造反?别说李三老爷是李明玉的亲叔叔,就是亲爹也要大义灭亲。

李明玉怎么会是被韩旭吓到了,他是明白其中利害而已。

连小蔷怅然:“这世道,人人都为了自己啊。”

连小君没有这些感叹,脸上绽开笑容抚掌:“真好啊。”

未了也点头笑:“是啊,真好,夫人拿下了京城,功劳赫赫。”

连小君转身:“我要给夫人写封信。”

当初他离开扬州时姜亮叮嘱他,夫人很惦记他,让他常写信。

那个老幕僚说的话连小君当然不信,不过这件事他却可以做,夫人惦不惦记他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惦记夫人。

他常常给夫人写信,讲做了什么事,夫人偶尔也给他回信,问候他在外吃喝是否习惯,话语简单但透出关切,可见不靠着脸,靠着殷勤夫人也会跟他亲近几分。

现在夫人大喜大功,他当然要第一时间就写信去恭贺问候。

“只是,剑南道偏远,现在送过去是不是有点晚?”

“不,只要情真意切永远都不晚。”

他自我怀疑又自我安慰,扶着袖子找笔墨,就像个期盼见到心上人的青涩少年…..

未了宽慰少年:“公子勿忧,我已经替公子写了送去京城。”

少年松口气: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
连小蔷不想看他们了,转身面对墙壁,一群鬼怪连心都没有,哪来的情真意切。

既然不用写信了,连小君放下衣袖,问未了:“那么,道衙里现在没有主事的老爷在?”

未了道:“李三老爷受李明玉委托掌管剑南道,但实际上李三老爷能管剑南道,是有人辅助的,这两人都是李奉安的仆从,一个人称敏敏儿,一个是账房林芢。”

也就是说李三老爷其实就是个门面,连小蔷在墙边好奇的竖耳朵听。

“我的小表弟果然没有骗人,谁当他的亲人,是由他说了算的。”连小君笑道,“那么现在道衙里这两人都还在?”

未了道:“那个敏敏儿好像没有在,他经常来去无踪,具体行踪我还打探不出来,那位林芢是从不离开道衙的,不过他不随便见人。”

“我又不是随便的人,我是明玉都督的表哥。”连小君在桌上挑了一把扇子,向外一指迈步,“走,我去见他。”

…….

…….

名帖递进去,果然没有任何阻拦,连小君就被请进了道衙。

在忙碌的官吏们注视下,连小君一直走到一间偏僻的小院,小院虽然偏僻但人不少,或者挑着担子或者背着箩筐,就像一群劳力来回奔走,但他们口中说的却是各种数目…….

连小君好奇的看他们,他们也看连小君,口中还念念有数,眼神满是惊艳。

正厅的门开了一扇,有人从半扇门后探头,看走过来的连小君,只看了一眼,就砰的关上门。

连小蔷低声道:“他都不看你,你的美貌难骗到他呢。”

连小君一笑不理会连小蔷的打趣,对着关上的门施礼:“你好啊,林老先生。”

“又是一个敏敏儿…..”门内传来鼻音浓浓的嘀咕,旋即声音拔高,“走吧走吧,我知道你想干什么,快走吧。”

连小君有些委屈:“可是我还什么都没说呢。”

门拉开一条缝,一双浑浊的眼看他。

“你们这种长的好看的人。”林芢说道,“坏透了,说什么都不能信。”

连小君笑了,道:“坏人也可能说好事啊?先听听再论断嘛。”

林芢哼哼两声,道:“连公子,听到李三老爷被抓了,你这个亲戚就想来帮忙了,你说什么也不过是这个目的,你就死了心吧,都督允许你在这里活着而已,就别再想别的了。”

连小蔷在一旁撇嘴,看吧,就知道剑南道这些人防贼似的防着他们……

连小君坐直了身子:“我可以像李三老爷这样,当个靶子就行。”

林芢在门后啧啧两声:“你看,就是这么坏。”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