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md0083

外宗弟子连连点头:“那是自然,长老吩咐的事情,我们做弟子的当然要竭尽力去完成。

这位师兄尽管放心,我会将邪修的消息一字不差地送出去。”

郑秋露出满意的笑容,云符果然是个好东西,既能省钱还能办事,一定要收藏好可不能丢了。

他询问道:“你刚才说的丰收镇驿站在哪里,距离此地多远?”

老头的记性似乎不怎么好,支支吾吾说不出来。

最后还是拿来了天舟路线图,才告诉郑秋丰收镇的位置。

丰收镇在此地东南方向,乘坐天舟需要两天零七个时辰,途径九个驿站。

郑秋掰着指头计算路程,蛟马的的块头太大,无法带上天舟。

但自己好不容易收服了这么一只奇兽,哪舍得就此放弃。

蛟马奔跑的速度,和修炼者架光飞行的速度接近,而修炼者架光飞行的速度又比天舟慢。

如果自己御驶蛟马一路跑过去,路好走的话可能要十天时间,路途崎岖的话也许要半个月。

郑秋咬咬牙,半个月就半个月吧,至少能把蛟马带过去。

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

他转身就往驿站外走去,背后老头追着喊道:“这位师兄,你不坐天舟吗?不收钱!”

“不坐,我有别的办法去丰收镇。”

走下山峰,他远远就看到蛟马边上,站着三名修炼者。

先前,这三个人来到此处,看到如此巨大的怪异马儿,都被吓得夺路狂奔。

但他们随后发现怪马没有追上来,于是谨慎地转回来查看。

看到怪马背上驮着木头台子,三人意识到这是有主人的奇兽。

而旁边的山峰上有乾云宗驿站,想必主人去驿站办事情了。

既然这匹大马有主人,那肯定不会随意伤人。

这三名修炼者胆子大了起来,拿出各式各样的吃食与符咒,在马儿硕大的脑袋前晃来晃去,试图把它拐骗走。

蛟马可不知道这三人的心思,它只觉得这三个小人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,像猴子一样特别有趣。

于是它咧开布满鳞片的嘴唇,把锋利、尖锐、泛着白森森寒光的牙齿露出来,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。

但那三名修炼者,可看不出蛟马是在展示笑容。

在他们眼里,这头巨大的奇兽露出獠牙,显然是肚子饿了想吃人。

三人慌忙向后退却,各自抽出兵器对着蛟马挥舞,打出一道道两指宽的气柱,轰击到蛟马身上。

这些气柱打到鳞片上,连半点白印都未能留下。

虽然身上毫无感觉,但蛟马已经明白,眼前的三个小人正在攻击自己。

它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心想:“那个穿白衣服的人,还有那条蛇一样的怪物我打不过,但也不是谁都能欺负到我头上的!

你们这三个小蚂蚁,居然胆敢攻击我,我要把你们统统踩死!”

蛟马一下子从趴着的姿势站起,蹄子重重踩踏地面。

剧烈的震动将三名修炼者晃得身形失稳,脸色瞬间都吓成了白纸。

郑秋看到情况不妙,赶紧跑过去拦在蛟马和修炼者中间。

蛟马看到打不过的人出现了,只好停下踩踏的动作,喷着响鼻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郑秋扭头质问三名修炼者:“你们为何要出手攻击我的马?”

三人停下轰击气劲的动作,反复打量眼前的少年,脸上满是震撼与惊讶。

在他们的猜想中,如此巨大的奇兽,主人肯定修为高深,而修为高深之人不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嘛?

就算不是老人,也应该是五十岁以上的中年人才对。

可眼前的小子如此年轻,偏偏那奇兽肯听他的话。

三人脑袋里顿时蹦出一个想法,这少年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少爷,奇兽是家族给他护身所用。

如此说来,这小子应该有很多钱或者有很多宝物,不如趁机敲诈一笔。

其中一人板起脸,装出非常生气的样子,开口道:“你还有脸问我们?

都是这头畜生,是它先攻击我们,我么只是自保而已。

现在我的两位兄弟受了暗伤,你既然是这头畜生的主人,那就拿钱出来,为我的兄弟看病。”

郑秋听到这话,心里暗暗发笑,就凭你们几个还想图谋我的钱,做梦吧。

但他没有表现到脸上,装出一副紧张的样子,关切地问:“你的兄弟怎么样,还能运功吗?

我是个大夫,可以帮你的兄弟医治,让我看一看!”

说着郑秋迈步靠过去,那名先前发话的修炼者,以为郑秋真的想要看病医治,赶紧伸手挡住他。

嚷道:“你看什么看,想对我兄弟下毒手吗?

把钱拿出来,我带兄弟去别处医治,不需要你假慈悲。”

郑秋突然抬起胳膊,抓住对方的手腕,一巴掌拍到他脸上。

随着一声脆响,此人身子倾斜扑通摔倒在地。

身后两名同伴提着兵器想上前帮忙,却看到郑秋抬手打出几个手势,接着两人双腿就被地面拱起的土石牢牢扣住。

郑秋打掉三名修炼者的兵器,骂道:“偷马不成还想讹我的钱,狗改不了吃屎!”

回头撇了一眼大笨马,它还在呼哧呼哧喷着响鼻,不满地摇脑袋。

于是郑秋招出一根藤条,将三人的拴起来,拽到蛟马跟前。

“快给我的马磕头认错,不然我就拿你们给它当点心,它可是吃肉的!”

正巧这时蛟马张开了嘴巴,露出利刃般的牙齿。

三名修炼者见状害怕至极,急忙按照郑秋说得做,向大马连连磕头认错,恳求大马别吃他们。

看到三个小人磕头害怕的样子,大笨马的心情顿时好转,抬起前蹄重重敲击地面,甩动尾巴和脖子表现自己的兴奋。

既然马儿的心情变好了,郑秋也没功夫继续和这三个家伙扯皮。

于是他解开藤条,将三人一个个踹出去:“赶紧滚蛋,本爷不想看到你们!”

“是、是、是!”

三人捡起掉落的兵器,抱着脑袋落荒而逃,迅速钻进树林消失不见。

郑秋纵身跳上马背的木台子,用力敲了敲大笨马的脖子,释放出一抹白色气劲,让它沿着气劲的方向前行。

郑秋接下去的目标,就是抵达东南方向的丰收镇。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