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奶豆直播

☆、13o1_学习

我在藏书阁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的热情教导下, 很快将能学的都囫囵学了, 然后逃了。

出了藏书阁后还收到惠菇长老来的嘲讽消息:“瞧你那点出息。”

要不是你把你的终极版藏着不让我观摩,我至于同时求教那么多人导致自己被围观吗?不过这样学效率倒是挺高的, 每个人为了抢我的注意力都飙语地倾囊相授、一堆一堆地给我塞资料玉简, 我不得不拿出最大记忆度来应对所有。我以为我一个人乱翻资料时的记忆度已经够快的了,现在才知道, 人的极限总是在逼迫中成长——好久没记资料记得这么累了。

我缓了两天才开始将学习所得进行实践, 这两天中任务处依然在66续续地将大乱斗前奏的情报传给我,藏书阁的各位也把新想到的制图技巧消息给我,我麻木地看着,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在对这些新资料进行整理。直到我从资料轰炸中缓过气来,晃了晃自己的脑袋,才觉,当我麻木的时候, 我的本能依然还在运转, 资料们已经有了一定的归类, 可以直接动手了。

看着我摇头晃脑的我爹:“……”

看到我爹后, 我立正站好, 顺便瞟了一眼抱着毛球蜷在一块大石头下睡得稀里呼噜的裴冰:作为灵宝, 连示警都不会!

裴冰可能是感应到我的怨念,惊醒过来,傻不拉唧地左看看右瞅瞅,视线几次经过我和老爹,却停也不停地又看向其他地方。被他的动静吵醒的毛球用爪子拍拍他的肚子, 两个又一起睡过去了。

我:“……”

老爹看了我一会儿,再瞥了那两货一眼,一句话没说,又走了。

……您干嘛来了?修炼中途看个笑话放松一下心情?

悟不透高深的老爹,我按原定计划开始试着制图,我需要在大乱斗正式开始之前向任务处证明我能做好这个工作,否则他们可能也不会开除我,但会把我当成吉祥物,我就只能拿到一些边角资料,做点粗浅加工,拼凑点娱乐花边给人逗乐子了。

夏日海滩长发清纯美女

我可是要跟藏书阁乃至惠菇长老抢生意的……不对啊,我只是想找个借口省掉买成品图的费用而已,怎么好像跑偏了?

……算了,抢不了生意任务处就不会给我和藏书阁同等分量的资料,为了资料,我还是得抢生意。

☆、13o2_鬼气森森

话说,我为什么不能跟藏书阁分享大乱斗的资料?我明明也算半个藏书阁的人。

任务处:“这是惠菇长老的意思。”

好吧,长老下了命令,只要不是原则问题,都得听。

“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。”

一个鬼气森森的声音在我们旁边响起,我对面的任务处师兄立刻就吓得往另一边蹿了两米,我下意识想抱紧毛球,然后想起来毛球被裴冰抢了。

还没等我抱怨,裴冰就将毛球塞到我手上,同时说:“借抱抱嘛,小气。还你,再送你一只。”说着他自己也变成了猫,跳到我手上。

被裴冰这么一打岔,我的惊吓感完消失了,抱着一真一假两只猫,冷静地看向比鬼修都像鬼故事里的鬼的翟蔷师姐。

“翟师姐。”任务处师兄也认出了人,尴尬地问好。

翟蔷师姐若有似无像脑袋安放不稳定似的点了下头。

任务处师兄:“你们聊,我不打扰了。”

翟蔷师姐闻言看向任务处师兄,露出一个笑容,说:“谢谢。”

任务处师兄都快吓哭了,还得维持礼貌:“不客气。”

唉,师兄,你这样不专业你知道吗?任务处是本宗所有弟子接触最多的部门之一,任务处的工作人员需要跟本宗所有弟子打交道,包括怪异的、惊悚的、危险的……你这么大惊小怪,不利于工作开展啊。

任务处师兄离开后,翟蔷师姐安静地看着我。

我问:“所以,惠菇长老为什么不愿意我和藏书阁共用这次大乱斗的资料?宁可让任务处将同一份资料两个地方。”

翟蔷师姐又笑了笑。笑得我们方圆数米没一个人敢靠过来。

其实,单说容貌,翟蔷师姐很漂亮,不让我姐听见地说,翟蔷师姐比我姐漂亮。但是,几乎所有人看到翟蔷师姐的第一眼,都不会注意到她长什么样,就像恐怖片里女鬼出场,一般人第一眼也不会去注意女鬼漂不漂亮,包括部分色胆大或者颜控的,也说的是‘仔细看,这鬼还挺漂亮’。都需要仔细看,很难一眼看到真颜——部分把恐怖片拍成搞笑剧的除外。

☆、13o3_童年阴影

翟蔷师姐只要出现,就仿佛自带背景画面和音效,让人很难看到她长什么样,而只会感到惊吓。尤其是当她笑起来的时候,带给别人的惊吓度能指数级飙升,就像鬼故事里笑着的鬼一般都更凶厉。

而且翟蔷师姐还喜欢穿红衣。

云霞宗的制服有很多,日常的主要是暖白色底加红色云纹,庆典制服主要是红底加白色或金色云纹。分类虽然是这么分的,不过要反着穿也没人会硬拦着。庆典时的着装还稍微会注意一下对外形象的问题,但日常,不管是披麻戴孝还是凤冠霞帔,爱咋咋。比起着装来,别天天惹事生非让戒律处满宗逮人才是正经。

翟蔷师姐就喜欢一身红,再配上她那气场,特别厉鬼。

说起来很对不起鬼修,一提到鬼,我的第一反应始终是上辈子看过的那些恐怖片,但其实,修真界的鬼修跟活人表面上没什么区别。虽然时不时是有可能当面演一场四分五裂,重现其死亡时的场景,但这种唬人的事情,活人也干,比如喻桥不就演过吃人的戏码吗。

所以,现实的鬼修并不比活人修士更可怕,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脑补。这可能也与我很少接触到真实鬼修有关,光看资料到底隔着一层,盖不住恐怖片的阴影。

翟蔷师姐的气场比绝大部分恐怖片都刺激,毕竟她是活的,没有屏幕阻隔。不过我差不多是习惯了,只要她不突然冒到我面前,我都可以比较淡定,如果她突然冒了——现实是,一般都很突然——我惊一下也能稳住。

习惯源于熟悉,我跟翟蔷师姐熟是因为,翟蔷师姐是惠菇长老的徒弟。

云霞宗从元婴开始就必须收徒,至少得有一个徒弟,惠菇长老当然也有,她的徒弟之一就是翟蔷师姐。翟蔷师姐和惠菇长老一样是符修,不过翟师姐对藏书阁没有太大的兴趣,除了符修训练之外,翟师姐最大的爱好是呆,在任何一处别人料得到和料不到的地方呆。

想想看,不怎么需要睡眠的修士们半夜出来闲晃的时候,一抬眼,看到树梢上吊着或者屋顶上躺着或者坑里半埋着……一个红衣女子。

和翟师姐同期入门以及比她后入门的弟子,几乎个个都被她严重惊吓过,她是这些弟子集体的童年阴影……可能不限于童年。

☆、13o4_只有自己靠得住

凭良心说,只要能忽略翟师姐的惊悚气场,她就是一个脸美心也美的好人。温柔又包容,简单又通透,脾气极好。听说从来没跟人生气过,也从来没跟人有过争吵或打架——以她的气场,只要她不主动跟人斗,正常人也不敢找她斗。

惠菇长老和翟师姐相处时也挺有意思。不管惠菇长老s成什么扭曲的造型,也不管惠菇长老表了什么天马行空的神经幻想,翟师姐都能安安静静地从头看到尾、从头听到尾,眼神看起来可认真了,但估计实际上是在神游天外,不过每当惠菇长老需要捧场或者问什么怎么样时,翟师姐都能立刻给予回应:“很好”“很棒”“我这就去做”……

感觉翟师姐才是带孩子的,惠菇长老是被带的那个。

翟师姐对我说:“师父在考验你,如果通过了考验,你就能得到。”

……强迫症有点难受,“得到什么?”

翟师姐笑而不语。

我:“那……是在考验什么?”

翟师姐:“加油。”

说完她就飘走了——真的像是在飘,长长的衣摆触地,看不见她的脚,衣摆在风中飘来荡去,显得她好像没有脚……云霞宗确实是没有鬼修吧?还有,翟师姐,你来干什么的?说好了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的呢?你那算解释吗?调戏啊?

幸好我已经不指望靠你们这些前辈答疑解惑了,我还是照着自己的直觉走比较靠得住。

我将任务处提供的资料按天整理好,然后把单独每一天的资料都分别做了一个草图——就是只搭了框架,把内容填上去,不考虑美观,也不管是否方便阅读——接着以每七天为划分,再分别做草图,再然后把所有资料汇总,做了一个总的草图。

最后我把所有图都交到了任务处。

任务处花了三天时间评估,在我忐忑的等待中,通知了我结果:正式雇我为本次大乱斗的分布图制图员之一。在我进行这项工作期间,我将与藏书阁并行享有获得本次大乱斗相关的、不高于我修为的部情报的权利。

作者有话要说:–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