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安装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2.14号这天,情人节,欧洲皇室大婚。

奢华精美的皇宫里,洋溢着喜悦欢乐的氛围。

满地的红地毯,鲜花铺满路,无数各国的来使,这一日,注定嚣闹。

简漫与陆胤然是坐着皇宫里专门安排的马车到了主婚现场,欧洲的国王叫亚尔林,是一名英俊绅士的男人,主动招待了陆胤然与她。

“这位便是美丽的陆夫人吧,幸会。”亚尔林笑的温和优雅,用华国的礼数,与简漫握手。

简漫白皙的脸上亦是含笑,“亚尔林国王,您好。”

现场已经来了不少的来宾,亚尔林作为今日的主角,众人自然都是朝着他走来。

男人们围在一起,讲的话题未免是枯燥乏味了些,陆胤然干燥的掌心拍拍简漫的手,担心她烦闷:“要自己去走走,吃点东西?”

这处的寒暄,起码还要很久。

简漫也没强留,毕竟他们的话题,她听不懂也插不上话。

她告辞离开的时候,正好看到风尘仆仆归来的钟芮儿,“芮儿姐。”

清纯美女杏脸桃腮妍丽可爱美图

“漫漫。”

钟芮儿已经有许多天都没现身了,整个欧洲都知道华国的钟三小姐失了踪,她带着人,几乎要把整个欧洲城给翻过来了。

但仍是无一所获。

钟芮儿先去记礼官那登记了他们钟家的礼后,才拉着简漫去食物区域那,寻东西吃起来。

“好些天没吃到东西了,饿死了。”钟家二姐咬了一口奶油软糕,悄声问简漫:“们这怎么样了?”

简漫也拣了一块蛋糕陪着她在这慢慢的吃着,二人就像来着吃食物,随意聊天的模样。

“陆胤然安排好了一切,但是,艾咪那似乎并不配合。”

钟芮儿闻言直皱眉,“她是脑子进水了吗?她养父想害她,她还赶着去注射那玩意?”

他们的消息都是互通的,所以简漫在行宫里发生的一切,钟芮儿都是知道的。

只是,任凭钟芮儿想破脑袋,她也理解不了艾咪那种优柔寡断的心思,达里尔都想要弄她了,她却一边想着报恩还账,一边想着结束自己的生命去阻止?

这……

总之,她理解不了!

他们华国古代最迂腐的女性,都没她这么伟大。

钟芮儿快速吃完了蛋糕用一旁的手帕抹了下红唇,说:“准新娘应该还在化妆间里,我们作为女性朋友,去看一下,也是合情合理。走,我倒是要去看一下这个艾咪到底怎么想的。”

简漫点头,“好。”

二人结伴,去了化妆间看今日的新年。

达里尔一家都还没来,艾咪是早早就在这化妆了打扮了的,简漫与钟芮儿来的时候,化妆间也挤满了人,各国的贵妇围着艾咪惊赞连连,说着恭喜的话。

可以看出,艾咪的笑容,有些牵强。

她的脸上扑了很厚重的粉,可眼下一双乌黑却仍是清晰可见,显然是昨晚一夜未眠了。

艾咪也在镜子中,看到了简漫与钟芮儿二人,她眼眸微动,移开了目光,竟不敢与她们直视。

简漫与钟芮儿对视一眼,皆是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了然。

看来,艾咪最后,还是不想选择帮他们。

“陆夫人与钟二小姐来了。”

贵妇们看到她们二人也相继问好,二人均是礼貌回应,客气打招呼。

钟芮儿比较直接,抬起下巴,对众贵妇们说:“抱歉,可以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,我有些事,想跟艾咪小姐私聊?”

她性子比较强势,也不怕得罪人,众贵妇们虽有些不满,但又忌惮着她浑身的武力值,便多是借口离去了。

没一会儿,偌大的化妆间里,只有她们几个人。

钟芮儿还想把化妆师也给赶走,艾咪叹了一口气,“她是我的心腹,知道一切,化妆间里要是都没人,传到我父亲耳里,怕是会引来猜忌。”

“父亲?”钟芮儿撇撇嘴,“艾咪小姐,说句难听点的,达里尔有真的把们姐妹,当作自己的女儿对待过?”

艾咪面色难堪,放在膝盖上的手捏成拳,“但是他的确把我们养大了,不然,或许我跟安琪拉,就活不到今日。钟二小姐,陆太太,们华人不是最讲孝道吗?

他养我们一日,便终身是我们的父亲,我报答他,难道有错吗?”

她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上了,眼眶之中浮动柔弱的泪水,像是很不解,为什么他们明明都知道了她的事,却都不能理解她呢?

钟芮儿红唇扯出一抹冷笑,“我们是讲孝道,但艾咪小姐可能不知道,孝的前提,是建立在父母美德的基础上。在我们华国,因为父母渣渣,子女主动脱离关系的也多了去的,这还是我们律法所认可的证明。

恕我直言,艾咪小姐的这种孝意,只能用愚昧两个字形容。

难不成,还以为只要自己因此死了,达里尔会顾念那么点父女亲情,突然改邪归正吗?

艾咪小姐,也知道,奇蒂家族的人,无情无爱,又怎么敢在心底,奢求这种不切实际的希望?”

被犀利戳中内心隐秘的艾咪面色顿时一僵,她漂亮的指甲嵌进掌肉之中,抿着唇,沉默没有回应。

化妆间里的气氛,一片凝滞。

简漫叹了一口,轻轻出声:“艾咪小姐,我并非贪生怕死,非要将今日的那奇蒂血液给我不可,只是这么做,真的,不值得。有一件事,一直没敢告诉……”

她的语气,充满了怜悯,“安琪拉小姐,在前几日时,就不见了。”

一直沉默的艾咪蓦地抬起了脑袋,一双瞳孔睁大,她激动的站起身来,声音的尖锐了几分:“什么叫不见了,怎么不见的?”

简漫定定看着她,眼神之后有聪慧,“其实,应该猜测到了吧,正是口中所谓的父亲,将安琪拉关了起来。

我们猜测,他应该是知道了的心思,所以关了安琪拉以做要挟。所以,一旦注射了奇蒂血液之后,选择自杀,的妹妹安琪拉,也会紧随其后,死在的下一秒。”

艾咪一张面色都白了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……父亲不会这么做的,他不会……”

“会不会,还不清楚?”钟芮儿声音冷冽,像是一盆凉水一样,浇透艾咪全身。

艾咪忽然痛苦的蹲下身子,泪珠从眼眶溢出。

说真的,简漫很心疼这对姐妹,尤其是姐姐艾咪,但是此刻,她并想说什么安慰的话。

有些事,总是要自己清醒过来的。

钟芮儿说:“艾咪小姐,现在,只有跟我们合作,的妹妹安琪拉才会安全。应该知道,以我们的势力,能救出安琪拉。而我们只需要,偷偷把奇蒂止血,转交给我们而已,如此简单。”

“们……真的能救安琪拉?”

“自然!”钟芮儿神情骄傲。

艾咪的眼底闪烁挣扎,最终,终究是妥协了,“好,我帮们,一会邦妮会替父亲带来奇蒂之血,我会想办法,偷偷藏下的。”

简漫与钟芮儿皆是露出了如负释重的神情。

然而这口气还未松下,门外忽然传来余小柏的惊呼声。

“不好了,邦妮并没有来参加婚宴!”

Scroll to top